位置:大发3d平台首页 > 武冈文学 > 楚南老虫的文学圈 > 如诗如歌 > 大型丝弦音乐剧《三座桥》(上)

大型丝弦音乐剧《三座桥》(上)

作者:楚南老虫  |  2020/6/20 17:20:22


大型丝弦音乐剧《三座桥》(上)


三  座  桥

(上)

(大型丝弦音乐剧)


作者   钟柏元


时间 : 明崇祯十六年         地点 : 武冈王城


人物:

孊花——游茶妻,丝弦艺人;    游茶——孊花夫;城步放算仔;    童儿——孊花跟游茶的5岁儿子;

孊爹——粉店老板,孊花爹;    孊娘——孊花娘; 

珉王——第十四代珉王朱企睾;    鹤妃——丝弦名伶,被珉王溺毙的漕房少爷柳舞风的妻;珉王私封的妃子;

陆林——侠士,人称穿山甲;    寨勇半仙

衙役、贩甲、贩乙、贩丙、贩丁、贩戊、船夫、走卒、乡绅、百姓、 筑城民夫、宫娥等若干。


序   幕


【合唱声中幕启,景现明崇祯十六年的市井世相:资江橫流,漕运穿埠,商贾云集,城廓市嚣。

合唱)   悠远王城话武冈,天宝物华大粮仓。漕运资江开商埠,云山福地祚四方。

           楚南胜境赧水贯,兴隆买卖舟楫忙。要冲巫黔多故事,三桥如钟警庙堂。

【衙役敲锣吆喝巡告上:

衙役)   告示告示,王府告示。为保一方平安,珉王昭令,有遭遇逆贼穿山甲陆林者,立即报告王府,即赏白银

             三百两。再,珉王决意加固城防,修葺大炮台,有钱出钱,无钱尽劳役,劳役自备口粮、工具,皇城坪

             齐队——

贩甲)    米花,米花,油茶泡米花——米花,米花,油茶泡米花——

乙)    焦油粑粑焦油粑哟——刚出锅的焦油粑粑,香甜酥糥趁热吃哟——

贩丙)    (快板) 铜鹅铜鹅卤铜鹅,又香又爽口味夺,吃呱一次想二次,想得馋水流成河……

贩丁)    来哟,新榨的粳米河粉,又软又滑又爽口,吃了还想带碗走......

贩戊)     (快板) 本埠饭庄名声佳,常供武冈血浆鸭,香甜独特子姜辣,四方游客吃了夸....…

船夫)    快快快,城步武冈下新化,邵阳益阳洞庭达,乘客排队登船舱,一帆风顺开船啦....…

【陆林、寨勇挑柴薪上。

陆唱)    高高珉府赋税逼,无奈世态苦活计,气象憋闷雷电酿,暴雨多因高压欺。

【神汉背插“半仙”幌子迎上。

神汉)     (对陆林) 伟哉壮士。

   唱)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擦肩不相逢。半仙一生无戏言,恭喜大侠展鲲鹏!

陆林)    (怔楞) 此话怎讲?

神汉)    看你器宇轩昂,剑气逼人,绝非久居蓬蒿之人。他日必定大鹏展翅。

陆林)    半仙看走眼了。想我泥腿村汉 (唱)

            一生安若莽野松,无意沽名诩鲲鹏。惯于狂飙挺韧劲,只求苍生平等共。

神汉)    壮士无妨报上名来,让本仙替您测一测。

寨勇)    哈哈哈哈,自诩半仙,何劳小的哥哥相告?你能凭空叫出我哥哥的大名,不是半仙我也会叫您半仙。

神汉)    好!请听! (韵白)

            耳听八方怀仗义,眼观四海顶天立,惯于峰岭钻地洞,人称穿山甲天地。

陆林)    (大惊) 哇呀呀呀!果有如此神算!?半仙在上,请提示一二!

神汉)    大侠,我将你好有一比。

   唱)    岩鹰千里眼底迷,四门辑匪图绘你,劝君换我半仙袍,南门乘船避百里。

陆林)    啊呀呀!陆林拜谢半仙大人! (换袍下)

衙役)     告示告示,王府告示。为保一方平安,珉王昭令,有遭遇逆贼穿山甲陆林者,立即报告王府,即赏白银

             三百两。再,珉王决意加固城防,修葺大炮台,有钱出钱,无钱尽劳役,劳役自备口粮、工具,皇城坪

             齐队——

【劳役队伍鱼贯过场; 孊爹背鍠锅,孊娘提瓢盆碗筷筐,紧随其后上。

孊爹)    老婆子吔,记得拿瓢盆碗筷筐哟——

孊娘)    晓得晓得,瓢盆碗筷筐,吃货家伙装,工地火头军,煮饭免抬夯。(童儿追上)

童儿)    客公客婆——我要跟您俩一块去耍。

孊爹)    哈巴外孙哟,客公客婆可是上大炮台服劳役,服劳役可不是好耍的哟。

童儿)    不,童儿也要服劳役。

孊娘)    (惊愕)童儿也要服劳役?

童儿)    是,童儿要去服劳役!

爹)    客公咯心肝肉啊,你可知晓厉害?抬不动夯锤揹不动石头,皮鞭会抽你咯脑壳哟!

孊娘)    客婆咯圆心崽啊!好好在家跟爹娘老子帮客公客婆打理粉馆,劳役期满客婆回来教你唱丝弦可好?

衙役)     (冲上,对二老) 嗨!看你一家老少。 有完没完?还不快跟上队伍!走!快走!(赶劳役队列下)

童儿)    (追喊) 客公——客婆,客婆—— (下)

合唱)    十万大山逼压身,汗洒八瓣重千斤。纨绔忒嫌血汗贱,不识血汗滋补春。

【落幕


第一场   粉馆偶遇


【幕启:南门口吊楼粉馆。吊楼轩窗,河光潋漾;台中置两张八仙桌及板凳数条。

合唱)    六月莲开乐洋塘,西宫词调唱凄凉,渔樵深知江湖险,莫如珉府罪恶藏。

【珉王携鹤妃乔装卖艺父女上。

珉王念白)   为图爱妃心病医,忍将凤凰扮作鸡。

鹤妃念白)   杀夫血仇梗心蹊,勉强周旋待时机。

      珉王)    我儿,你看咯风雨亭占取好一处河光柳色,你我何不过去小息片刻。

鹤妃旁念)    含悲忍泪河亭进,忍辱负重由他命。

| 【二人进码头风雨亭;孊花上。

孊花念白)    南门]粉馆兴招徕,常以丝弦娱客怀。爹娘无钱劳役代,我练丝弦趁闲来。

【童儿内叫姆妈  (上)

童儿)    姆妈, 你就只晓得唱丝弦,一不理客公客婆咯米粉生意,二不教童儿咯诗词曲赋,童儿我、我......

孊花)    嗨——哈巴崽哟,你不见客公客婆上大炮台服劳役半月有多,咯米粉生意,一清早将为娘我累得脚不

            停手不 住的,圆心都要跳出口了。哈宝崽啊,姆妈只趁咯时清闲,练练丝弦缓缓气。

儿)    哼, 姆妈还口口声声要童儿考状元呢!全不将童儿咯事放心上! (赌气)

孊花)    哟!姆妈何时冇将童儿咯事放心上了?

儿)    你咯时就冇将我的事放在心上。

花)    错!我问你,为娘替你用丝弦谱的杜甫公公的诗你唱会了吗?

儿)     哼!我早唱得滚瓜烂熟了呢。不就是两个黄鹂鸣、翠、柳——

花)     对对对!我儿唱会了?

儿)    是!童儿我早唱会了!

花)    好!童儿唱给姆妈听听!

儿)    行行行!姆妈您听我唱! (天真烂漫地唱)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内:“好!儿子唱得好!”游茶提一笼米花、一 壶油茶上。

游茶)    来来来,奖励我儿子咯油茶泡米花。

花)    哼!你看你衙老子轻狂得冇四两。(对游茶) 你奖励你儿子咯油茶泡米花。有本事立马唱一支新曲我

            听听,我也有好东西奖励你呐。

茶)  (惊讶)是吗?你有么咯好东西奖励我?

花)     唱呀!你唱了,我咯奖品定让你笑得合不拢嘴!

茶)     哼!还让我笑得合不拢嘴呢,好!把奖品先亮给我看看。

花)   你唱了,自会给你看!

茶)   我要先看了才唱!

花)    你得先唱了我才给你看!

茶)    不!我先看!

花)    去!你先唱!

茶)    我先看!

花)    你先唱!

二人同时)   来!石头、剪刀、布! (三回合后孊花胜)

花)     哈哈!我胜了!你赶,快,唱!

茶)     好!孊花婆娘可听到?老公我新谱渔家傲,一柄金扇洒活络,保你听了开怀乐!

【启乐,游茶唱;母子舞;一家人载歌载舞其乐融融。

   唱)    三毛佗,捉泥鳅,捉着个春天咯小九九,嫁接一园李,引种一片桕,围定那个清清河中州。

            洲献铜鹅宴,河酿资滨酒,醉得满园春水四野流。

            春水流,春风柔,桃红柳绿帮我解忧愁,春夏摇蜂蜜,秋冬烤米酒,赚个天伦之乐度春秋。

            不求神仙佑,不靠皇帝谋,

花插唱)    只怕王府又来刮膏油。

    游茶白)     何的?你老公我唱完了。奖品呈上来——

花)    好咧奖品接——着。(扬手欲打,转面变成一个爽爽气气的拥吻)

【内“不求神仙佑,不靠皇帝谋,只怕王府又来刮膏油。好词好曲唱得好!”珉王携鹤妃进店;孊花迎上。

花)    哇!两位客官座内请!

珉王)    嚯哟!(哼唱) 好一璧轩窗,好一窗河光,果然是名不虚传米粉王,店堂桌椅摆清爽!名店口味扬。

花)    哟啧啧,客官好切口,张口就是丝弦腔!

妃)    唉! (念) 好个新编渔家傲,成全天伦乐陶淘,亲情何由富贵占,寻常人家爱如胶。

游茶)    谢谢小妹冇取笑,我等无有大雅创,为泻劳苦心底闷,穷人偏唱快活调。

珉王)     (大笑) 哈哈,不求神仙佑,不靠皇帝谋。快活!果然快活!哥哥竟敢唱反调。佩服!

游茶)     不不不不,客官言重了。我等平民可不敢领受此等奉承。咯王城么咯娘揹和咯话都可讲,就是不能

             讲坑坑洼洼、氹氹凸凸,连平平坦坦都不说为好。您夸我敢唱反调,咯话可把我吓出一身冷汗了哇!

妃)     (心事重重却不无关注地)  吓出一身冷汗?大哥此话怎讲?

茶)     (抑声)  二位客官不懂么!?咯武冈小王城的珉王爷朱企峯可是一位声色犬马咯花花太岁,他.....

王)     (佯做惊咋) 他!珉王爷朱企峯声色犬马?

茶)    是是是是!

王)    珉王爷朱企峯花花太岁?

茶)    对对对对!

王)    讲点他咯故事我听听。

茶)    还用我讲吗?他霸占柳家漕房少爷柳舞春咯爱妻娴云鹤,可是路人皆知啊!

王)    喔!?我可冇听说,你亲眼得见!?

茶)    亲眼得见到没有。听说柳舞春是被珉王爷派心腹在离城百多里地咯塘渡口河段给溺毙的。

王)    咯么说,你是听柳舞春他夫人讲咯?

茶)    吙哟!不不不。他夫人是柳红还是桃绿,我等市民更是无缘得见。只闻说那妇人天姿国色,弹唱得一

            嗓鹂鸟般清清脆脆美丝弦。硬就是柳舞春从苏杭天堂迎娶过来的梨园名角。

【鹤妃撇过一旁垂泪......

花)   (警觉地暗阻丈夫)客官,他是疯子莫理他。两位客官,喜欢吃的哪种口味?本店有肉丝粉、三鲜粉、

            羊片粉、 牛片粉.....

王)    随便吧。我伲个流浪艺人哪有咯多讲究?塞饱肚子就行了。适才我俩躲在渡船码头风雨亭听你父母

            子仨唱得有趣,便生了以艺结友之心。来,我俩先一曲抛砖引玉。 (对妃) 我儿,想唱哪一曲呀?

鹤妃)     我......无心无绪,哪一曲都不想唱。

王)  (几近耳语)儿啊,看你耷拉着一张苦瓜脸,好叫孤王 (自觉失口)  好叫孤老头你爹我心如刀绞哇!

   唱)    为逗你开心愁云散,才有我陪你闲游遍。你日思夜梦知音见,在咯行家里手面前,何不将你绝技献!

花)    喂哟哟,感情好,二位师傅座内请, 我村俗草堂洗耳听。

珉王)    儿啊!店家都叫板了,我父女岂有不敢应招之理?(有意支开店家)店家快替我俩去备河粉。

花)    好咧!(夫妻双双下)

妃)    (强做笑脸) 我是不敢应招吗?我想唱咯你不爱听,你爱听咯我实在恶心唱,我.......

王)    行行行 (极尽猥亵地耳语) 我晓得你恶心《十八摸》儿啊!不想你咯死鬼柳舞春就咯样难吗?

【悄对鹤妃唱 《隔河相思》

            俏是俏冤家你识好吗?为了你我丢至尊扮艺人,帮你寻觅知音琴瑟和。孤给你一个爱,

            你却垒给我一座山;孤送你一个想,你偏给我挖条河。心肝啊为了你,孤被逼成路人

            皆知一恶魔,柳舞春酿成了孤咯弥天错,弥天错。恨死鬼胜过我!财势倾天泼!倾天泼!

            你想他唱他我认可,权当我是他咯阴魂托。

【孊花夫妻上。

妃)    哇!忘不了杨柳岸惨雾愁云血雨腥风啊!(珉王操琴;鹤妃抚弦;启板:)

   唱)     寒蝉凄恻晚霜蒙,银河婵娟落碧融。夜半频传柳折枝,不信郎血染江红。

             铁马叮咚伴梵钟,数倦更漏难成梦。几回疑似蹄踏近,通幽曲径郎无踪。

             南门吊楼浸清辉,渡头米船泊朦胧。悠忽骤感霜雪泼,孤枕浸透南柯梦,

             漫漫永夜生无寄,森森宫阙是牢笼,未亡人遭红尘劫,行尸走肉恨重重。

【鹤妃唱毕垂泪;孊花一家三口鼓掌同呼:好——

茶)     (由衷感叹)  哎呀呀,小妹唱得声情并茂,如此宫词出自那本戏文?无妨教我伲一教。

童儿)    好好好,姐姐教童儿唱熟咯一只曲子好吗?

妃)    啊! (旁白) 想我夫君若不是死于身边这个淫魔,所养童儿也该有这般大了。无奈我、我、我好命苦哇!

            他一家良善却怎知,我可是在唱我自己呀!

儿)     (扑入鹤妃怀中) 好姐姐,你为何哭了! ?

妃)    小弟啊,看着你这般可爱,姐姐可是替你爹娘高兴啊。姐姐是不能如你一家的愿了。来,姐姐送你一

            件玉佩聊作念想,看到它,胜如姐姐在你身边,好吗?

儿)    好!姐姐真好!童儿谢谢姐姐!

王)    呃——小弟弟,你懂不懂规矩?有来无回非礼也。姐姐送你玉佩,你送姐姐何物?

儿)   (怔楞,走近游茶)爹爹,伯伯他.......

茶)    儿子,伯伯讲得对,你就唱个曲子当礼物送给伯伯和姐姐吧!

儿)    那,我、我就唱一个李白公公咯《静夜思》给姐姐和伯伯听好吗?

【四个大人同时呼好。

 儿)    (天真地对四个大人)  鼓掌欢迎呀。

【四个大人齐鼓掌。

儿唱)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后台合唱,反复数遍......

王)    吙!娃儿好可爱!你叫么咯名字?

儿)    我咯名字叫童儿。

王)    咯是你咯家?

儿)    咯是童儿咯客婆家。

王)    哟哟哟哟,客婆家?客婆家?客婆在哪里?

儿)    客婆去了大炮台,骗我工地不好耍。

王)    童儿爹爹呢?爹爹来自何方家?

儿)    爹爹?(对游茶)爹爹?伯伯只管盘问吧,我爹我娘能回答。

王)    好-——童儿一军将得好!该你两口唱曲了。

妃)    (突然地) 唉哟哟哟约! (蹙眉捂胸)

王)    我儿确是为何?莫不是心痛病又犯了! ?

妃)    我..... (痛得直摇头)

花)    (善解人意) 哇,别急!我替你煮得一碗滚滚烫烫咯素粉趁热暖暖胃罢!

妃)    谢谢姐姐!

花)    (对珉王) 咯位老兄我替您准备咯可是重口味。大烩羊肉辛辣粉。

王)    哇!谢谢大嫂善解人意,我就爱咯一口,再给我弹唱一曲闾巷俚曲,荒郊野调罢。

妃)    (对珉王不无嘲讽地)  你俩会唱《十八摸》吗?他就喜好咯类淫词野调。

花)    妹妹取笑了。我伲虽属茅户人家,却也天性厚道,不敢轻浮。平常劳碌,难得有兴抚弄丝竹,偶逢年

            节闲暇,奉街坊父老之命自误自乐,愚夫妇俩倒也不怯粗鄙,以曲牌《瓜子红》谱有一段少小男女婚

            恋故事拟题《米花姻缘》,朋友果若不嫌村土,容我俩细细表来——(启乐)

韵白)    小店米粉仗口风,娘家正北住扶冲。铜鹅贡上王府宴,出产糯米清香浓。

游茶韵白)    红白米花阴阳黏,粳米泻粉四海通。今天不言味道好,只将米花姻缘唱一通

花唱)     扶冲咯米花好带劲,        茶唱)     撮成妹妹咯好婚姻。

花唱)     心上人住在资江头,        茶唱)     我木簰流水撑到武冈王城。

             水坪沙赛过天上星,双双粒粒我数得清。

花唱)     妹妹爱你青山栋梁材,标杆子出众抢眼睛。正月正龙灯闹立春,冇晓得哥哥你可讨亲?

茶唱)     你孊花得我游茶泡,喷香喷香苦清心。阳春二月天放晴,麻雀子嫁女唱不停,

             小妹妹已过十八春,

花唱)     难怪你要哥哥要献殷勤。三月三鸡蛋地菜去腥,我窜上竹簰把哥亲,十个五双煮鸡蛋,

茶唱)     妹妹逼我吃了补精神。四月桃李花压枕,

花唱)     李子当桃可不行。

茶唱)     红白糯饭一旦黏,

花唱)     哥有二心会遭天惩。五月初五是端阳,龙船扒得闹盈盈。爱你哥哥在船头立,

茶唱)     我威风八面当头领。六月荷花水灵灵。哥哥已离不开妹妹身影,

花唱)     哥是荷叶妹是花吔,

茶唱)     打水鸳鸯交了颈。

花唱)     七月日头晒死呱人,哥哥放簰去了洞庭。看不得牛郎织女会,

茶唱)     妹妹她得了红眼病。八月十五吃月饼,

花唱)     偏偏少了哥一人。姆妈问我何的哭喃?

茶唱)     妹讲沙子进了眼睛。

花唱)   九九重阳登山顶,岩鹰寻不到哥哥身影。

茶唱)     九十九根篙竿过,绝望百根伤妹心。九黄十月霜风紧,

花唱)     担心哥哥凉了背心,

茶唱)     益阳城里我舍得钱,添件皮袍妹妹你放心。

花唱)     十一二月冻冰凌,哥哥回到了武冈城。

茶唱)     先诉遭了粮子抢,再诉水贼劫了银。

花唱)     妹妹听了泪淋淋,金银哪当得哥哥情。

合唱)     夫妻俨像米花峦哟,黏皮黏肉盖过仙人。

【珉王、鹤妃鼓掌叫好。

珉王)     了不起!好一对恩爱夫妻,果然是高山流水,琴瑟和鸣!看来跟你俩咯匝朋友我结定了。

花)   请问朋友是从哪里来?到何地去?

珉王)     来自市井随处变,去到白云瑶池边,谁说高处不胜寒,偏让九州热闹遍。

花)     客官好气魄!莫非你是......

王)     哈哈哈哈玩笑玩笑!

)     我一江淮客,飘蓬水云西,莫问栖身处,后会定有期!

合唱)     珉王无道花魁占,挖空心思殷勤献。为博鹤妃蹙眉开,意外觅淫酿祸变。

             桀纣不思民生苦,百姓深知食维艰。一掷千金歌舞赛,刚愎自用酿奇冤。

落幕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大发3d平台微信公众号

关注大发3d平台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6/20 19:45:450
找些演员把这对演出来,一定好看。

作者于 2020/6/30 15:32:27 的回复:

谢谢朋友看重!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大发3d平台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