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大发3d平台首页 > 武冈文学 > 蛤蟆的文学圈 > 小城旧事 > 武冈安乐人曹一夔与明朝张居正的那些事儿

武冈安乐人曹一夔与明朝张居正的那些事儿

作者:蛤蟆  |  2020/9/12 17:47:07
言宋点评:蛤蟆功夫日见精进,难得!

武冈安乐人曹一夔与明朝张居正的那些事儿

张居正与曹一夔


前言:
曹一夔,武冈安乐人。
曹一夔的资料在《明史》上的记载极少,而网上资料也较少,且诸多错误,许多事迹多牵强附会,凭空捏造。
《康熙武冈州志》载:曹一夔,字双华,万历甲戌进士,授行人考选监察御使,巡长芦、山东等处盐法,条陈十二事,著为令甲,更巡四川,转浙江嘉湖后备佥事,洗冤釐弊,百姓仰赖,诖误归田,孝亲课子,助修学宫,建棂星宫石枋,居乡二十六年,旦评推重,万历丙午进阶朝议大夫,著有《虚白集》行世,祀乡贤。


《湖广通志》卷五十载:曹一夔,武冈州人,万厯甲戌进士,授行人擢监察御史,巡长芦山东盐法,条陈十二事,着为令甲。再巡四川,转嘉湖兵备洗寃厘。以激扬清浊为先,乞养亲归卒,所着(著)有《虚白堂集》。
武冈安乐人曹一夔与明朝张居正的那些事儿
《武冈州志》所载曹一夔是因“诖误归田”。何谓“诖误”?即受到某些牵连。
而《湖广通志》所载曹一夔是以“激扬清浊”为由,辞职归乡的。“激扬清浊”在词面上的意义即“去掉坏的,发扬好的”。在这里颇有点自嘲的意味。
那么,这里面又隐藏着怎样的神奇故事? 
这得从张居正说起。
张居正在明万历初,可称得权倾朝野。
张居正是湖北江陵人,所以,“江陵”一度成为他的代称。
张居正执掌军政大权时,被称为“江陵当国”。
万历皇帝登基时才八岁,在他的心里,他所尊敬的人除了两位皇太后,还有两人,一是张居正,一为冯保。
张居正是万历皇帝的老师,而冯保是掌管宫中一切事务的太监头子,两者都是陪伴万历帝成长的重要人物。
万历皇帝登基初,首辅是高拱,很有点瞧不上万历皇帝样子。
在张居正的策划下,高拱被拿下。自然而然,高拱的首辅之位被张居正取而代之。
除了掌握国家的军政大权,张居正还负责万历皇帝的教育事务。
他专门为万历皇帝编撰了一本叫《帝鉴图说》的书。这书的知名度我想在此不必说了吧?
为了万历皇帝能够多读经史,多学点知识,张居正还安排了万历皇帝的上朝时间。即万历皇帝逢三、六、九才上朝。
万历二年,曹一夔进士及第。授“行人”之职。
万历五年,张居正父亲逝世。按照常例,张居正要停职回家守孝三年。但万历皇帝不让他回家,半是请求,半是命令让他留下。
这就是明朝历史上有名的“夺情记”,从这里看出,当时十三岁的万历皇帝对张居正的依赖到了时刻不可分离的地步。
万历六年,皇帝大婚,还在守孝期的张居正身穿大红袍参加了皇帝的婚礼。
婚礼后,张居正改换孝服前往江陵葬父,为期三个月。
在这三个月中,大事由官员派人从金陵骑快马将折子送至江陵由张居正裁决,小事由张四维处理。
这种无上的恩宠也让张居正在朝廷内树下许多强敌,特别是张四维心中极为不平。
张四维家中本来是做生意的,家财万贯,以前结交首辅高拱,高拱被张居正弄下去后,张四维又转而结交张居正,逢年过节给张居正送礼。(四维家素封,岁时馈问居正不绝)


张居正也没亏待张四维,一手把他提拔进入内阁。(居正请增置阁臣,引荐四维)
张四维刚进入内阁时,对待张居正极是恭敬,用通俗的话来讲,他把自己当成是张居正的一条狗。(及吏部左侍郞张四维入,恂恂若属吏,不敢以僚自处)
然而,像张四维这种人,纯粹一白眼狼!
万历八年六月,曹一夔考选江西道巡盐御史,后转浙江道巡盐御使。巡盐御使在明朝为正七品官。
万历十年六月十三,长芦巡盐御史曹一夔条陈盐政九事……惟官买一节已经题革……其余俱依拟。
万历十年六月二十,张居正因一小小的胃病而最终溘然长逝。临终时,他向万历皇帝推荐了一些人才,包括王篆、曾省吾等。皇帝把这些人的名字“慎重”的写在屏风上。想不到的是,在这些人里却埋下一个祸胎。
别看万历皇帝在张居正活着时对张居正极为尊敬,其实只是自小对张老师的敬畏一直有着阴影,这阴影可称得上深入骨子。
开始我说了,万历皇帝除了两位皇后,就只尊敬两个人,一是掌管整个后宫事务的太监头子冯保,一个是张居正老师。
但他心底深处最恨的也是这两个人。
首先是冯保。
这冯保眼里只有慈圣太后,打小不把万历皇帝放在眼里,整日跟着他,完事向慈圣太后报告他一天的一行为举止。
假设哪天万历皇帝行为有些差池,慈圣太后是会惩罚的。有时罚跪,万历皇帝一跪就是好几个小时。
万历皇帝十七岁那年,在一次夜宴上,他要两个宫女歌唱新曲。宫女奏称不会,皇帝立即龙颜大怒,说她们违抗圣旨,理应斩首,结果是截去了这两名宫女的长发以象征斩首。这一场闹剧通过大伴冯保而为太后所知悉。太后以异常的悲痛责备自己没有尽到对皇帝的督导教育,她脱去簪环,准备祭告祖庙,废掉这个失德之君而代之以皇弟潞王。年轻的皇帝跪下恳请母后开恩。直至他跪了很久以后,太后才答应给他以自新的机会,并且吩咐他和张先生商量,订出切实的改过方案。
像这类事情很多,搞得皇帝一点自由空间都没有,所以皇帝对冯保是切齿痛恨的,但碍于慈圣太后与张居正,又不敢把冯保怎样。
回过头说张四维。
张居正死,白眼狼张四维上台。为了收买人心,张四维开始设计打击张居正以前的班底。(既得政,知中外积苦居正,欲大收人心。)这个想法,与万历皇帝不谋而合。但万历帝的想法,张四维是不知的。张四维想收拾张居正之前提拔的人,必须要揣摩“圣意”啊,万一皇帝对自己的做法不满,龙颜大怒,那自己也不想混了。
张四维也是个聪明人,首先他上了个折子,说要广开言路,实际上是暗示言官参张居正派系的人。
果然,张居正派系的人纷纷被参。
自然,张居正派系的人不可能等死,在经过谋划后,进行了强有力的反击。
这个时候,我们武冈的曹一夔被推上了反击张四维的第一线。
万历十年十月,御史曹一夔上了个折子,说吏部尚书王国光为了讨好张四维,提拔他的中表弟王谦为吏部主事。(曹一夔劾吏部尚书王国光媚四维,拔其中表弟王谦为吏部主事。)
因为事涉首辅张四维,为了避嫌,这事就由次辅申时行来处理。
申时行把吏部尚书王国光给拿下了,并且处理了张四维的表弟王谦。
也就是说,曹一夔上奏的“王国光媚四维”之事属实。
为此,张四维上奏辞职。却因为万历皇帝的安慰与极力挽留而作罢。
想想这事也爽,如果不是万历帝的极力挽留,堂堂明朝第一权臣就被我们武冈人给拿下了。
就在这年底,即万历十年十二月二十日,浙江道御史曹一夔荣升浙江佥事。
也许很多人不解,曹一夔不是刚刚得罪过张四维吗?怎么又升他官了?
其实这正是张四维的聪明之处:“你曹一夔对着我干,我反而升你官,表示我大度。我终有哪天抓住你小鞭子,慢慢收拾你。”
可惜,张四维没等到这个机会,万历十一年,张四维父亲死,按例要停职回家丁忧三年。这个时候可不能再“夺情”了,没办法,想大干一番的张四维灰溜溜的回了家。比起当年张居正大张旗鼓回家葬父的声势简直没办法比。
更令人悲摧的是,张四维给父亲的孝都没守完,便病逝了。
由此,曹一夔暂时躲过一劫。
慈圣太后这些年来已基本上放权给万历,而且张居正又死了,在张居正对立派系的鼓励下,万历终于对“大伴”冯保动了手。冯保被终生监禁在南京孝陵,家财全部没收。
万历看到冯保家财清单,不禁又怒又喜。喜的是见到了这么多珍宝,怒的是一个宦官居然有这么多家产,可见天子的大权旁落到了什么程度。由此,他对张居正的家产充满了向往,但一直下不了决心。
万历皇帝下了一道诏书,称过去丈量全国的土地,出现过许多不法行为,主要是各地强迫田主多报耕地,或者虚增面积,或者竟把房屋、坟地也列入耕地,而地方官则以此争功。鉴于弊端如此严重,那一次丈量不能作为实事求是的税收依据。
之前的全国土地丈量是由张居正主持的,是严格按照他推行的“一条鞭法”执行的。万历皇帝这诏告一出,就点燃了官员们参奏张居正的引线。于是乎,张居正所谓的各种罪行就纷纷呈送至万历帝前。
万历帝看到张居正的这些“罪行”,心中震怒,想不到张居正的罪恶如此滔天,这也坚定了他扫除遗留在朝廷中张居正派系的决心,也为自己找到了抄家张居正家的堂皇理由。
终于,在张居正死后的万历十二年,张家被皇帝下旨抄家。
抄家所得财物有一百一十台,还不包括这两年被张家转移出去的。
在张家被抄家的同时,对张居正派系的打击也进入了高潮。
就说曹一夔的遭遇。
据明神宗实录卷之一百四十七载:
万历十二年三月
(十三日)工科给事中唐尧钦题:“……如浙江佥事曹一夔藉省吾为泰山,结冯保为心腹,仗徐爵为介绍,巡盐长芦,送保不下万金。差往四川,千金馈爵,二千馈保。言之实污口……可使禠省吾、一夔职。”
这估计是在捏造罪名了,皇上心里应该也明白,所以也没理会。
但张居正的死对头丘橓不甘心,在皇帝下一个上朝日又准备奏折上奏。
(十六日)左副都御史丘橓条陈三款:“……曹一夔身为御史,称冯保为顾命大臣,夫保内官也,可谓顾命大臣乎?今保己充净军,而不顾义命之小人,复何颜立于圣朝?”
丘橓的这个奏折上去,估计也没能打动万历帝。所以曹一夔什么鸟事也没有。
我之前说万历皇帝是三六九上朝的。三月份这个月的中旬,十三、十六都有人参曹一夔,但十九日这天,张居正的对立派系有所消停,估计是在总结前两次的对曹一夔的参奏为何没效果,再制订一击必中的策略。
本来三月份下旬第一天上朝是定在二十三日这天,但张居正的对立派因为已有了对付曹一夔的完善方案,迫不及待的在二十二日皇帝去御经阁时,对曹一夔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二十二日)上御经筵。南京山西道御史田一麟参商为正、曹一夔皆奔走居正门下,素行可鄙。上令削一夔籍,为正致仕。
这个折子比起最早那个“送保不下万金”的折子来说,算不了什么,但这折子能抓住重点,把张居正扯进去,一下击中皇帝的心病。
商为正还好,只是退休,而曹一夔却被无情削职。
至此,张居正派系的人物,全被撸下了。(居正诸所引用者,斥削殆尽。)
在《湖广通志》第五十卷关于曹一夔的记载中,曹一夔是写了辞呈的。(以激扬清浊为先,乞养亲归)
想像当时的情景,曹一夔对莫须有的罪名极为愤怒。他以戏谑的口气递上辞呈表达自己的不满:“好吧,既然你们都说我是坏的,那么就冲洗掉我这污浊,让你们好的留下来吧。”
本来前途无量的曹一夔回到了武冈。
根据《曹氏族谱》的记载推测,这个时候,曹一夔去云南经商的父亲已回到武冈四年。
据《曹氏族谱》载曹一夔父亲曹朝阳三十岁时去云南做生意,一直做了十八年,发了大财,“富比陶朱公”。曹一夔考选上御史的万历八年,安排人把父亲曹朝阳从云南接回了武冈。曹一夔的意思是:“老爸,不用那么拼了,儿子有能力养您了。”
武冈安乐人曹一夔与明朝张居正的那些事儿
曹朝阳高兴啊,毫不惋惜的丢下在云南的巨大产业,跟着曹一夔手下人回到武冈,整日与文人为伍,游山玩水,吟诗作对,还捐资重修了文庙后的文昌宫。
曹朝阳丢下云南的巨大产业回到武冈,又因为曹一夔的原因被封为迪功郞,却意想不到曹一夔却这么快受到张居正牵连丢官也回到了武冈。
曹一夔回到武冈后,热心公益事业,在武冈、新宁到处游山玩水,写下了许多优美诗篇。
随后,明朝廷在经过约二十年时光,终于弄清曹一夔受到的委屈,特旨诰封曹一夔朝“列大夫”,又多次征召曹一夔入朝,欲委以重任。但曹一夔早已看透官场黑暗,又醉心于武冈山水,一直没有应召入朝。
万历三十三年,曹一夔由“朝列大夫”进阶“朝议大夫”。“朝议大夫”虽为无职事的从四品散官,但能从另一方面看出,这是朝廷对曹一夔当年被无辜削职的一种补偿,虽然这种补偿远远不够,但至少能起到为曹一夔恢复名誉的作用。
曹一夔依然醉心于家乡的公益事业。在重修文庙中,他既出钱又出力,在文庙告竣后,于万历三十五年写下《迁复儒学记》这一名篇。
在这篇记中,曹一夔首次提到了陶侃在武冈办学于文庙手植双杏的事迹。
曹一夔回到武冈“居乡二十六年”后逝世,葬祖坟地独山(安乐)。
关于曹一夔的生卒,正史未载,武冈地方志未载,我更纳闷的是,武冈曹一夔后人所修的《曹氏族谱》居然也失载。到处查询,均“无考”。
位于烂木桥的曹一夔坟墓墓碑上应该记载有曹一夔的生卒,可惜曹一夔的墓早就被人盗了,连墓碑都不剩。曹一夔的墓不知什么时候被盗的,不过至少在武冈地方官修乾隆版武冈州志时,就早已被盗,连坟墓具体位置在哪都不知道了。《乾隆武冈州志》邱墓篇载:“寻遗迹于荒烟蔓草中,既不可得。如孝子方观,曹、谢两侍御,崇祀乡贤,而邱墓亦置于岷王诸墓之后……夫陵谷不免变迁……名与墓俱湮矣。”
其实,曹一夔的生卒完全是“可考”的,从很多资料的蛛丝马迹上就可完整把曹一夔的生卒“考”出来。
《曹氏族谱》上曹一夔的事迹基本都是参考武冈地方志的,两者资料大致吻合,不同之处唯曹一夔逝世那年的年龄。《曹氏族谱》称曹一夔“六十一岁而卒”,而《康熙武冈州志》却记载为“年七十岁”。
我倾向于地方志所载的“七十岁”。
如果曹一夔活了七十岁,曹一夔居乡二十六年,就可得到曹一夔回家那年是四十四岁的结果。而据《明神宗实录》,曹一夔被削职归田是在万历十二年三月。排除曹一夔削职后在路上可能性极少的逗留,即万历十二年,曹一夔回乡时年四十四岁。
万历十二年,即1584年。1584-44=1540。1540+70=1610
也就是说,曹一夔的生卒大概在(1540年——1610年)左右。
最后来说一下关于曹一夔的误传。
因为曹一夔的资料极少,而地方志摘录正史上的资料又不严谨,造成曹一夔的大发3d平台有所错误。
主要有以下这几点:
一、《同治武冈州志》人物志曹一夔篇中混入丘橓事迹,称丘橓于“万历十一年起副都御史,既入朝陈积弊八事,帝称善”,这些事迹后来被人误解为曹一夔的事迹。
武冈安乐人曹一夔与明朝张居正的那些事儿
这个错误很广泛,除了《曹氏家谱》,甚至于武冈史志网都以为“陈积弊八事,帝称善”是曹一夔的事迹,其实是没能仔细看资料引起的误会。明史列传第一百十四记载得很清楚:丘橓,字茂实,诸城人……万历十一年秋,起右通政。未上,擢左副都御史,以一柴车就道。既入朝,陈吏治积弊八事,言……疏奏,帝称善。
二、即曹一夔中进士,许多人称是万历皇帝钦点。曹一夔中进士时为万历二年,当时万历皇帝才十岁。一切事务都还在张居正掌握之下。即使皇帝是在张居正授意之下,用御笔“钦点”了曹一夔,对于曹一夔来说,这又有何意义?我知道大家所说“万历皇帝钦点”背后的真正意义,即万历皇帝赏识曹一夔的文才。这是不存在的!所以说这种意义上的说法是错误的。
三、曹一夔中进士后授“行人”之职。许多人称这“行人”之职即外交部官员。这也是错误的。只有秦以前的“行人”为外交官员,接待诸侯国的来宾。到了隋唐就有了大变化,“行人”变成礼仪方面的官员,而到了明代。“行人”之职就是一出差打杂跑腿的,是朝廷派到地方上去颁诏、册封、抚谕等人员。(明设行人司,虽取《周礼》"行人"之名,而性质不同。行人司置"司正"及左右"司副",下有"行人"若干,以进士充任,掌管捧节奉使之事,凡颁诏、册封、抚谕、征聘诸事皆归其掌握。在京官中地位虽低,而声望甚高,升转极快。初中之进士,以任此职为荣。)
四、《康熙武冈州志》所载:曹一夔授行人考选监察御使,巡长芦、山东等处盐法,条陈十二事。这里也有一些错误。条陈“十二事”应为“九事”。《明祖宗实录》载曹一夔于万历十年六月十三这一天,条陈盐政九事,只有“官买”这一条朝廷没同意,其它八条朝廷都依拟。
 资料来源:《明史》、《明神宗实录》、《万历十五年》、《康熙武冈州志》、《乾隆武冈州志》、《同治武冈州志》、《曹氏族谱》
此次写曹一夔,得到曹一夔后人的极力配合,感谢曹义和先生为我提供的《曹氏族谱》资料。
非常感谢!




编辑注:非常感谢你读到这里,这是大发3d平台网友唐江涛先生,最新撰写的一篇关于武冈人文历史的原创文章。武冈人杰地灵,文中曹一夔系武冈安乐乡人,是武冈历史上为数不多的进士之一。希望你能够把这篇文章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的武冈人看到,谢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大发3d平台微信公众号

关注大发3d平台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9/12 19:58:060
醉心于研治地方文史,人才。高手在民间。
2020/9/13 13:02:280
武冈本土少有的历史名人,值得后人景仰!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大发3d平台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